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完)《巡演順利落幕、至海外錄音》

超出音樂界常理的行動




再度展開的「ROSE & BLOOD TOUR」順利的進行著,我為了製作這次巡迴演唱會的寫真集而常常到現場看他們的演唱會,這次的巡迴演唱會我大概也看了十場以上了。可是,不可思議的是,沒有一次是會讓我覺得無聊的。

他們的演唱會曲目常常因為場次的不同而有一些變動,但是大致上的流程並沒有多大的改變。儘管如此,對於每次看演唱會的那種高漲的期待,『X』也總是 會回報以同等的熱情,『X』的演唱會有著能讓人胸口發熱的不可思議力量,他們的音樂會令人因為沉醉其中而產生一種難以言喻的幸福感。

巡迴演唱會的終場是5月7日和9日在武道館以及大阪城hall舉行的。就因為3個月前曾經第一次站上武道館的舞台,他們此時早就把它當成是自己的 home ground一樣遊刃有餘的演出了;和在大阪城hall一樣,團員們對於能在超過一萬名的觀眾前表演,那種打從心底高興的心情是顯而易見的。像他們這種重 量級的樂團,果然還是比較適合規模雄偉的會場的。

大阪城hall的演唱會結束之後,『X』在後台召開了緊急記者會。而這時演唱會才剛結束30分鍾,心情還十分亢奮的團員們,熱烈的交互噴灑著香檳和 啤酒。此時是武道館的復活之後大概3個月,其實從去年巡迴演唱會開始時算起,也已經有8個月的時間流逝了。一想起其間發生的各種事故,團員們就會在記者會 進行中按著內眼角,以嘆息代替感謝,大概是想起了那些波折不斷的日子而有無限感慨的緣故吧!將各種聯想隱藏在內心深處,他們那漫長的「ROSE & BLOOD TOUR」就這樣子落幕了。

然後,這一天結束後,他們的身影就消失了。為了錄製第二張專輯而啟程前往洛杉磯的『X』,只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「沒有做出幾首滿意的曲子,我們是不會回日本的」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
在感人的巡迴演唱會結束數天之後,我和音樂專科社的星子先生一起在咖啡店聊天。雖然他一直都在製作西洋音樂的雜誌,可是2月4日在武道館看了『X』 的演唱會之後,他馬上就成了『X』的歌迷,不停熱情的和我聊著『X』給他帶來了多大的衝擊。那時,他的腦中好像就有了「想做一本能將『X』這樣的樂團更詳 盡的介紹給社會大眾的新雜誌」這樣的想法在成型。過了半年之後,這本雜誌「SHOXX」就有了發行的計畫。


《次回預告:團員們各自的歷史∼直到X組成》







全文轉貼於http://music543.com/phpBB2/viewforum.php?f=153

翻譯者:YXL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十一)《YOSHIKI復出、巡演再開》

事實上,HIDE企畫這個舞會的真正用意是要鼓勵一個人悶在家裡的YOSHIKI。那一天,HIDE對這件事雖然是隻字不提,可是,他那溫暖的心意和舉動,一定也已經深印在YOSHIKI 的心裡了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十)《YOSHIKI昏倒、巡演中止》

可是,『X』看似非常順利的快速進擊,在11月時卻碰到一個大意外事件:他們從9月20號開始展開了第2次大規模的巡迴演唱會「ROSE & BLOOD TOUR」,這一次的表演廳規模雖然比前一次大上許多,但是各地的門票也是全告售罄。融入了團員們的幹勁,演唱會不管到哪裡都充滿著驚人的迫力。可是,因 為連夜激烈的演唱會的關係,YOSHIKI的身心也越來越疲累了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九)《X飛往海外、榮獲兩座新人獎》

出道後的第一次演唱會大成功的結束後,『X』為了作曲而飛往海外。YOSHIKI的行程是:倫敦∼巴黎∼紐約、TOSHI是飛往紐約;HIDE、PATA 和TAIJI則是洛杉磯∼紐約。其實,這時我曾經因為要採訪DEAD END的錄音過程而和YOSHIKI在倫敦碰面。DEAD END的Bass手Crazy Cool JOE和 YOSHIKI是舊識,所以他們在倫敦為某雜誌做了一個對談訪問。在對談的那一天上午,經由紐約到倫敦的精神飽滿的在DEAD END的錄音室露面,從在日本排得相當緊湊的行程表中解放,這時的他看起來是一副非常輕鬆的樣子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八)《X成員所組成的特質》

之後,我親自編輯了由音樂專科社出版的寫真集"Rock'n Roll PIX",這本寫真集是用華麗的視覺搖滾的團體的照片,以美麗的貼畫方式編集而成的劃時代刊物。而被做為封面的就是『X』,為了洽商採訪事宜以及攝影等 等,我曾經多次和『X』的團員們見面。當然,認為「『X』很恐怖」的偏見也已經蕩然無存了。相反的,就像"有著自由奔放的真面目的傢伙們"這句話一樣,我 對他們的印象是180度的大好轉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七)《採訪YOSHIKI和TOSHI》

出道專輯發賣之前,我在為某雜誌做專訪時得到了和他們談話的機會。對在看完了演唱會之後就徹徹底底的成為X迷的我而言,能和「實體」直接說話實在是有一點 恐怖,特別是『X』的評價是讓人不敢置信的糟糕,我自己也有在目黑的酒館看到他們大暴亂的經驗。當時的Indies界和現在的平和相比是完全不同的狀態, 各式各樣的樂團聚集在Live House裡,喧譁和爭執都是家常便飯,大家都是精力充沛的。在那之中,『X』常常是話題的中心。除了音樂之外的地方也相當引人注目「痛揍自己討厭的傢 伙」、「盡問些無聊問題的記者可是會受傷的喔」 類似這一類的傳言堆的像山一樣高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六)《出道後外界對X的評論》

他們不只是專輯賣得好,演唱會的動員人數也確實的增加了。從3月開始在全國16個場所巡迴演出的出道tour『Blue Blood Tour',雖然都是在大會堂(hall)舉行的,但是門票也全部都賣光了。不管到哪裡『X』都受到熱烈的歡迎,他們也因此而普遍獲得相當高的評價。可 是,大眾傳播業界雖然看似接受了他們,但是其實並不是完全的"YES"。當然,大部份的媒體仍然善意的對待他們,但並非全部都是這樣的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五)《正式出道、Blue Blood的發表》

89年4月 衝擊的正式出道


事實上,這個時候『X』就已經決定要正式出道了。88年才剛過了不久,他們就毅然進入了專輯「BLUE BLOOD」的錄製工作。這次的錄音工作雖然是團員繼「VANISHING VISION」之後的第二次,但是從此時開始,他們的錄音態度就變成非常的嚴格。期間所花費的時間,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新人樂團,他們的出道LIVE於89 年的3月16日在涉谷公會堂舉行。但是,如果我記的沒錯的話,一直到LIVE的前一天,錄音工作仍然在進行當中。在演唱會即將舉行之前,他們同時使用了3 個錄音室:一個用來錄VOCAL、一個用來Track down、另一個則用來做演唱會的排練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四)《X和其他的地下樂團共同演出》

這個時候,『X』的團員就已經常常和『Ladies room G-kill'(後改名為Z:Kill) 』以及『東京YANKEES'』等等「EXTASY RECORDS」的樂團一起行動了。當時,在夜晚遍佈於目黑的小酒館裡,常常可以看到『X』或是EXTASY軍團的身影。可是,我一直都沒有和他們直接說 話的機會,因為那個時候的『X』實在是讓人不敢相信的惡名昭彰,喝了酒之後,馬上就開始找碴,胡鬧、打架、將他們列為拒絕往來戶的酒館不知道有多少家。」 『X』到過的地方可是連一點小東西都不殘留喔!」 當時流傳著這一種說法,那個時候的他們都還只有20出頭,因為血氣方剛的緣故,大概還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吧!!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三)《地下時期的成員、單曲及專輯》

那之後的第二年--86年的4月時,他們的第二張單曲「ORGASM」由YOSHIKI設立的Indies廠牌 Extasy Record發行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二)《X的起點、第一支單曲的發表》

∼我們來自創一個廠牌吧∼



從這一期開始連續3個月的解散緊急連載,將會一步步慢慢地回顧X JAPAN的歷史。我自己無論是公私都和X JAPAN有很深的關係,受到他們非常多的影響。不但是為了採訪他們出差到海外的次數超過了十次,而且到目前為止,有關於X JAPAN的原稿也已經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量。

榮光的軌跡【第一回】(一)《1997年緊急召開的解散記者會》

原作:大島曉美

1997年9月22日早上,一通電話將我從睡夢中叫醒,對方是『X JAPAN'團員的朋友。在電話中,他說著看了幾天前YOSHIKI和西城秀樹一起出場的歌唱節目的感想之類的話,大概就是一些不著邊際的閒聊。

© all rights reserved
made with by templateszoo